Veritas070

……这是什么沙雕脑洞

Daydream发现了一个不得了的事情。
似乎出了什么问题一样,他梦中的东西,最后总会准确无误的出现在他的被窝里。
第一次发现这种奇怪现象是在两天前,那时他感到脚边似乎有什么东西,结果他掏啊掏的掏出了一只塑胶充气鸭子,就像为了让小孩子乖乖洗澡而放到浴缸里的那种一样——挤压它还会发出【叽叽】的叫声。
“??????”
Daydream发誓自己绝对没有在早晨玩塑胶鸭子的习惯,事实上他根本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有了这个东西,拿着鸭子陷入沉思的他完全没有注意到背后的CruX——
“童心未泯啊Daydream”
收到惊吓的Daydream条件反射的跳了起来,手不自觉的握紧,塑胶鸭子的惨叫声顿时回响在了整个走廊里。
“啥鬼?”
Axis从门后探出半个身子“减压玩具?”
“对对对对对对”Daydream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这两天太热了我总是心烦意乱的所以……”
“……有点吵,不要在半夜捏。”
留下这么一句后,CruX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转身自顾自的走了。
而昨天,他梦到自己在宿舍楼门前的草坪上看到一只兔子,结果睡醒的时候,他觉得脚下有一团软绵绵的东西,他一把掀开被子,是一只花色的小兔子缩在他的脚边瑟瑟发抖,嘴里还在嚼呀嚼。
“……靠。”Daydream愁眉不展的看着这只小兔子,可爱是可爱,但自己可没时间天天照顾它,况且以后要是再多些猫猫狗狗,用不了多久宿舍里就能开个动物园了。
“……你哪来的兔子?”
操控室,Oracle同样对此事大惑不解,这是他已经对这件事情有点预感了——但比起说实话,还是编个更合理一些的理由混过去更加适合——
“楼下捡的。”
“……你搞笑吧,我两分钟前刚从楼下回来。”
“楼下草那么高,你没看见那会儿它可能在哪躲着呢。”
“可是我也没看见你啊……?”
“你倒是回个头啊!”
“……好吧。”
谢天谢地Oracle终于让步了,她把兔子放到一个空纸箱里,对这件事没再过分追究下去。
……所以现在怎么办?
不睡觉了显然肯定不行,就算他能接受阳光,可三天不睡觉就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不盖被子了?似乎是个好主意。
但他醒来的时候,惊恐的发现被子还是盖在自己身上,这回身边的谜之物体有点大……等等,这不是Crocus么
想了想,他昨晚确实梦见了Crocus,并且和这家伙追跑打斗了大概半个梦——原因是对方弄丢了自己的电吉他。
现在这货横在他身边睡得贼香甚至还在床上流了一大摊口水。
他条件反射的望向墙角——他记得是把它放在了这个位置。
“卧槽,我电吉他呢?!”
理所当然的,Crocus被吵醒了,两个人面面相觑了三秒钟之后——
“槽,你(我)怎么在这?!”
“你梦游了吧!”Daydream先发制人,他知道Crocus性格老实,而且一向拿他这个哥没办法“这是我屋!绝对是!”
“可我没有梦游习惯啊……”Crocus一脸委屈“而且你看,屋子门还锁着呢……”
“那你就是翻窗户进来的!”
“哥,这里是5楼”
“……不管怎么样反正你就是进到我屋里来了。”Daydream正色“而且你还把我的电吉他弄丢了。”
“我冤枉啊……”Crocus百口莫辩“我发誓我真的没有——”
“好了好了好了出去吧出去吧。”Daydream不耐烦的挥了挥手“没事别总来我这烦我。”
“……??????”
打发走了Crocus,Daydream瘫回床上开始思索接下来怎么办。
照这样下去,这回是Crocus还好说,万一他哪天梦见Hemisphere要怎么和她解释?或者更惨,紅,然后自己还在梦中就直接被碎尸万段???
还有如果自己刚巧梦见去厕所,那么被窝里会不会出现*#@&???
或者梦见战斗,然后醒过来发现被窝里一摞敌人尸体?
……
太可怕了。
……
这次的梦里,他去了AREA184遗迹,意外的是,他这次似乎知道自己正身处梦中。
“这东西要是再出现在我被窝里我直播吃*#@&。”
用脚指头想也知道,遗迹中心的巨炮太过庞大,把它塞进被窝里简直是无稽之谈。
……
奇怪,这次他感觉自己躺在一个又冷又硬的东西上,相比起床一贯的柔软和温暖感来说相去甚远。
等等……?!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悲痛欲绝的发现自己现在正躺在AREA184遗迹中心的巨炮上,稍稍一动就有可能掉下去,而且更让人气愤的是,他身上还盖着那床被子。
没错,某些意义上来说,遗迹中心的巨炮确实出现在了他的被窝里。
我的内心波动十分剧烈,甚至还想直播吃*#@&。
幸亏这地方可能由于什么奇奇怪怪的原因一年到头见不到太阳,不然他就要享年20岁了。
“……?”
AREA184怀疑自己眼花了,如果没看错的话,好像有床被子在炮上面???
被子里好像还有个……人??????
……?????????
“救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Daydream也发现下面有人,尽了自己最大的嗓音去呼救——差点把喉咙喊破了。
“你怎么上去的?”
AREA184顺着下面的建筑物上到一个离他最近的平台上,两个人至少能听清对方说话了。“怎么还带着被子?”
“这个一时半会我也讲不清楚……”
“你就讲,我尝试听懂。”
于是Daydream就把这两天的血泪史复述了一遍,边说边看着AREA184掐自己的大腿拼命忍笑。
“笑吧我不可能对你怎么样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喂喂喂别光顾着笑了啊帮我想想办法……”
他无奈的看着笑成一团的AREA184。
“首先恭喜你,你可能要学会传送了。”可能因为笑太多,AREA184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怪怪的
“可是这样算哪门子奇怪传送啊啊啊啊啊啊……”
“我要是学会传送了,我就直接把Freedomdive传送到河里,反正她不会游泳。”
“你到底是有多恨她……还有别说这些了,你就把我弄下来就行……”
“……我又没翅膀怎么弄你下来……”
“你二状态不是有翅膀吗?”
“醒醒那时候我六亲不认就知道打人。”
“那咋办啊……”
“而且就算我把你弄下来,你怎么出冥河的界?我信你,但Entrance可不一定。”
“那我岂不成偷渡人口了……”
“说起来啊,你不如在睡一觉,说不定就传送回去了?”
“对啊!”Daydream恍然大悟“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
“184你坑我——!!!!!!”
他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陌生的走廊里,如果说传送到遗迹还能找到她们这些守护者,那这边真的是举目无亲了——等等?
“你什么时候在这里睡觉的?还盖个被?”是一脸大惑不解的透明热“还有这关184什么事?”
“透明热?”
“啊?”
“你怎么在这……不对这是哪?”
“你是不是傻,这是咱们永昼总部走廊好不好……还有你被子里这个……”
沿着她的眼神看去,他发现自己的被子里有个东西露出一角
“紅!别找了你刀在这!!!!”
“……?!”
这一次,Daydream连被子都没顾上拿,连滚带爬的从走廊跑了出去。
……
“我当然不会认为你拿了我的刀就为了抱着它睡觉。”紅的语气里满是无奈“而且哪个傻子会想抱着一把没刀鞘还这么大的刀睡觉?”
会议室里传出一片哄笑声,此时的Daydream恨不得把自己直接传送进焚化炉烧掉算了。
“所以啊绝对有什么别的问题。”Flare bird of Scatlet Prism点了点头。
“……你是说,那塑胶鸭子还有兔子都是你被窝里自己冒出来的?”
“被窝里还出现过Crocus是吗哈哈哈哈哈哈”
“……啥,你跑到AREA184遗迹去了还能活着回来???”
“Daydream你被窝是个黑洞吗?!”
“……好了好了。”Hemisphere压下议论纷纷的众人“不如你现场给我们表演一下?”
“这么多人我哪睡得着啊……!”
……
经过一番惨无人道的测试之后,Daydream换了一床被子,之后这种事情再也没有发生过。
而原来那床被子被装到了一个铁盒子里,打上标着███-██-███的标签封存起来。
“生活终于正常了……”
回到房间的Daydream长出一口气,眼睛不经意的扫到墙角空出的那个位置——
“黑米!把那个被还我!我电吉他还没拿回来呢!!!”
                               Fin

其实个人的那篇半球奠文和后面曲拟文的世界观也能接上了,在另个文中每个人都得到了弥补她们上一生缺憾的能力
Hemisphere获得了在势力内就不会收到任何伤害的能力
紅以发狂为代价换来了一击必杀的能力【仅对Hemisphere无效】
而Oracle直接放弃了看到他人生命的能力,虽然可能有些草率了,但却能避免不必要的悲伤和绝望感。
但鉴于图片被压成了狗没多少人看到所以……【碎碎念】

……对Lofter的压图以无力吐槽

这是最后

这里是第二部分

我真的不是故意分3篇来发的.jpg
如果想看这篇文请从这一个看起这里是开头.jpg

明明6月28日是半球祭日现在我才想用这个由头写文emmmmmmmm在纠结到底要不要写

突然改顺序系列
其他家族都是幻想片或者古代纪实片风格,钴族?鬼片风格!【x】

不行我要吹一波0.7倍速,AREA184,AREA184-Platinum Mix,Instellar Experience,Hemisphere和透明热的0.7倍速都好听炸了啊!!!真的是好听炸了啊!!!!!!【卒】

只是个人的自我分析,想起从来没有详细介绍过我自己所以emmm

觉得自己也发了几篇文了,但我个人感觉我写得一点都不好,明知道自己需要些练习但又不知道怎么练那种
觉得自己属于一个脑洞超大的人,但偏偏语文不好花式词穷。最初写文的原因实际上是因为不会画画,每个文手都有那么一段时间希望自己是画手,深刻体会。
画画由于一些不可抗力荒废掉了,被禁止画画那段时间也亲眼见证至少三个小学生实力画手【我甚至觉得我比那时的他们起点还高一点】蜕变成大触的过程,然后看了看自己觉得有点辛酸但明白这个锅只能我自己背。
既然画画没戏了就写文吧,于是日常的脑内几千字也有去处了,也正好满足了自己把这些东西展示给别人看的欲望。
后来逐渐发现比起写文,我好像更擅长写设定,并不是人设的那种地区设定。但地区设定再怎么写也没有情节可言,真正的情节是要靠那些活跃在这个区域上的人物来演绎的。
于是开始接触人设,但我很快就发现我无论怎么样写都没办法把他【她】写得有血有肉的生动。后来发现我对人物的外貌和衣着描写都十分吃力。我如果闭上眼睛想象一个人的话,他【她】的影子是一闪而过的,而且我几乎没办法想象出一个人的脸,就算这个人和我相处了很久比如我爸妈,这可能和我脸盲也有关系。
至于衣物,可能是因为我本人不爱打扮所以衣品超级奇葩,设计出的衣服样式也是花式不知所云,有时候会把自己想象中的人物糊出来感受一下然后发现emmmm这什么情况
至于人物的性格设定我通常会放飞自我或者是略有限制的放飞自我概括一下还是放飞自我,有一套自己的感觉来设定人物性格,这种性格一般是设定这个人物写性格的时候靠第一感觉定下的,偶尔会参考些东西但还是很自我。
我这个人也是很自我,虽然我自认为我还是挺为别人着想的,但我在大部分时间里会像某个成天觉得别人是个大/娘/们的家伙一样想打谁就打谁【划掉】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也很有可能同时写几个设定之类的,这是个挺不好的习惯,会打乱思维所以我在改。
说起来我有一个奇葩能力就是突然脑电波和某人同调一样在根本没有看过对方设定的情况下写出超高相似度的设定,这事情出了不止一回基本上自打我入圈每年都会有【谢天谢地每次都有人给我作证我真的没看那个人的设定】,所以现在写设定的时候如果不是十分确定撞不了人设我会问问有没有撞的,不过目前还好,设定都比较奇葩所以应该都撞不了……吧【笑】
所以我对于别人和我撞设定还是非常宽容的,因为我知道和别人大规模撞设定那种不知所措和无助感。也不要求他【她】去拿证据因为我知道绝大部分时候特么压根没办法拿证据。但我禁止别人在未经我允许的情况下拿我的孩子去写氢元素文,唯一的雷点,嗯【你可拉倒吧不存在的】
三次元的我是个标准社恐,完全不知道怎么和陌生人相处,甚至一天不超三句话,但只要混熟了我就告诉你什么叫比所有人都疯并且比所有人都二【笑】网络上会话多一些,但进群的话开始时会比较拘谨但混熟了你会发现我勇于带头搞事【x】
这是一个比较全的自我介绍了【自认为】如果还想了解什么的话可以在写w
最后征求一个让写作有画面感的方法,被九年语文课代表的母上大人教过一些但最后发现那只是个高分作文攻略【x】所以厚脸皮的求助下大家,我就不信只有会画画的人才能写出这种东西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