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itas070

元素家族设定 硼族

硼族原驻地为万化大陆中南部的荒石山脉。该地区内地形以荒漠山地为主,大量的尖锐砾石和巨大的圆石块,以及陡峭的地形令在该地区修建公路十分困难。故硼族内部资源极少与外族互通,直到八十年之前还一直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后来由于采矿业的火热,大型矿业公司纷纷盯上了这块几乎完全没有被开发过的区域。很快即有人提出开山取路的想法,但由于其后发生的一场大型灾难,该计划被终止。硼族也成为目前唯一一个无正式公路通行的元素家族。不过近些年来,建造盘山公路的计划正在被付诸实践,目前在山势较平缓的几个区域内,以有小段的公路开始做试运行。
在那些没有公路的日子里,硼族居民主要依靠荒漠岩羊做为他们的运输工具。这些无论雌雄都长着巨大弯曲羊角的生物体型较普通盘羊大,也更加健壮。即使背上载有八十公斤的重量依旧可以在绝壁上行走如飞。同时,它们所产的奶也是硼族日常的主食之一。这些岩羊不挑食,即使是枯草或者树皮也能接受,但每天都会聚集到一些特定的区域——这些地区出产少见的岩盐,也正是靠着这些岩羊,硼族的居民们找到了几个大型的岩盐井。这些岩盐为硼族的菜品中添加了另一种味道,也催生了数种创新的菜式。
由于领地部分主要为山地,硼族盛产各种矿物,尤其是花岗岩,玄武岩和黑曜石,最近更传出发现了铁矿脉甚至金矿脉的说法。虽然以目前的情况而言无法成规模输出,但相信在不久后,矿物业会为硼族的发展贡献一份力量。
荒石山脉西南部有大片的滩涂和沼泽,不过这片沼泽中的生态环境并不很好,传言每到晚上,这片沼泽就会完全被迷雾包围,无论人还是动物,甚至连飞在天上的猫头鹰和蝙蝠也无法躲过迷雾的侵袭,一旦陷入迷雾中就会迷失方向,被困在一个小区域内转来转去。沼泽中的某些地域是非常深的泥潭,一旦陷入几乎无法逃生。此外也有这些雾气实际上有毒的说法,即使是最有经验的探险者也不敢在夜间贸然进入沼泽区域。
硼族共有三所族立大学,它们的医学专业是绝大部分应届考生疯狂追求的目标。虽然极少与外族交流,但硼族的医疗技术和医疗水平一直在整个万化大陆数一数二。而硼族的一些大型医院也是其他元素家族一些疑难杂症患者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在硼族大学内的医学系学习是绝对意义上的苦差事,每人每学年必须背下两三本几乎有字典那么厚的相关书籍。与其他家族大学所不同的是,硼族的大学每年只有一次期末考试,安排在冬季。但这意味着学生要在这一段时间里尽力让更多的东西留在脑海里,因此这些医学系学生经常会在考前一个月陷入彻夜的苦读,即使宿舍连着几天都灯火通明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除此之外,如果仔细阅读硼族大学开设的所有专业,你会找到一个“史莱姆学”的分类——目前仅有硼族的大学开设此专业,就业前景也是留在硼族,不过这依旧吸引了不少外族成员,该专业每年的招生总数中,有约1/2的生源均来自外族。
史莱姆是硼族特有的原生物种,大部分居住于近水的池塘,暗河或沼泽地区。它们的颜色,形态和能力不尽相同,但总体都是凝胶状的半透明生物,智商不高。而史莱姆学专业的主攻方向就是充分了解并利用本地各种史莱姆的能力,将其驯养并运用到生活的各个方面。
最常见的种类是透明史莱姆,这类史莱姆基数大,个体较小,移动缓慢,性情温和。由于其身体的95%以上都是由纯水构成,故只能生活在靠近水源或空气湿度极大的地区。通常硼族的居民会选择饲养一只透明史莱姆作为宠物——就像来自其他家族的人饲养猫狗一样。令人惊奇的是这种史莱姆具有净化并提纯水的能力,即使是吸取了污浊的水源,它们的身体也能将其最终净化为纯水。于是一些透明史莱姆会被用于提供饮用水或做应急的水体净化者使用。
蜂蜜史莱姆则是少见一些的种类,它们对生存地区的要求较为苛刻,仅会出现在清洁的水源周围。它们以菌类和苔藓为食,出乎意料的是,被吃进身体里的东西最终会转变为香甜的蜂蜜色糖浆构成它们的躯体。蜂蜜史莱姆通常不会长得很大只,因其散发出香甜的气味会被獾类等动物追猎。它们会舍弃掉一部分身体来拖慢追击者的脚步,为自己寻找可以藏身的地点。它们的行动速度通常非常快,且为了躲避敌害,大多栖息于低矮的岩洞或岩缝中。现在已经培育出体型较大对人类敏感度低下的蜂蜜史莱姆用于为食品业生产糖浆等调味制剂。
除此之外还有罕见的香料史莱姆和钻石史莱姆等,不过它们的栖息地至今是个谜,对于史莱姆观察者和探险者们来说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生物。目前硼族已经着手整理一些罕见史莱姆的目击报告以分析出他们所属的生态环境。
在硼族聚居地区的中心地带,有一个史莱姆博物馆——里面展出各种生态环境下的史莱姆和一些极其稀有的史莱姆的标本,是广大史莱姆爱好者的圣地。
硼族驯养大量荒漠岩羊,却很少食用它的肉。食用荒漠岩羊的情况仅出现在初冬,岩羊受了重伤和四年一度的祭典上。他们日常的主要食物是岩羊奶糕,高山黑麦做成的面包等主食和猎获的穴兔,岩鸡等小型生物。
硼族四年一度的祭典是为祭拜本族的各位神明而设立,是少数将所有神明放在一起祭拜的节日。除了供奉祭品之外,大家还会花费几天时间制作一个巨大的火堆,白天人们举行塞盘羊,斗羊和别开生面的盘羊足球赛,以一块较平坦的空地为赛场,双方队伍每人负责一只盘羊,比赛开始时共同驱赶盘羊入场,盘羊将球踢入一方的“球门”即得分——但进球如你所想是绝对的小概率事件,甚至会收到专门的新闻报道。晚上大家会围在篝火旁载歌载舞,火上会烘烤三只预先处理好,腹内塞入鸡肉,兔肉和其他野味肉的盘羊。节日会在五月初举行,但具体时间则取决于天象的变化——当一颗金色星星出现在月亮下方时,翌日即是祭典开始的日子。

说什么不代入人物,都是假的
没睡觉那会儿认为自己没有把自己代入人物是件幸事,还安慰把自己代入人物的队友
结果晚上睡觉做梦,梦到是自己在花雨的怀里醒过来,还是花雨的小家,窗外是新一天的阳光,美好到不真实。
然后我醒了,我承认那一刻我真的崩溃了,流了半宿的眼泪。
其实按照战力来说我够本了,死得比自己排名要晚,也确实真的希望活下去的是我的队友。
但实际上我真的不希望她死,明明脑子里已经补了三千字死戏也不希望她真死。
其实也不是真死也就是输掉游戏而已在自家的世界观里她还能活的好好的只要我想她永远都不会死这道理我是明白的。
参企之前为了不过分心疼选了自己最不熟悉的音游里最不喜欢的曲,然而却没想到把她设计成了一个自己忍不住去疼惜的人设。
很愧疚,但不知道该怎么道歉。
战企里人物的死亡往往比普通文章里人物的死亡要真实一万倍。
记得参第一个战企后我的朋友和我说:
“你知道为什么战企中的人物死亡之后你会这么伤心吗?”
我说我不知道
“因为你无法亲手给你的人物赋予一个,哪怕是死亡的结局。”
这个人比我小,但比我成熟得多,我必须承认。
但这确实就是战企的规则,也是战企的魅力所在。
下次圈内有战企我还会参加的,还会为人物死掉去哭,我知道。
这个人物被我赋予了一些我小的时候享受不到的东西,比如可以随意的哭,哭了就有人安慰,有一(几)个疼爱自己到骨子里的姐姐。
也许也正是因为这种补偿才让我不知不觉的把自己也代入进去,然后喜欢上她,无可救药。
即使是最真实的噩梦,也有最终醒来的那一刻。
也希望这世上所有的阴霾所有的不幸所有的痛苦,都不过是一场噩梦,只要睁开眼睛,就能看到透过窗棂的,清澈而温暖的阳光。

突然好心疼小骨头,是个只要一个拥抱就能收买的小女孩子……

……这是什么沙雕脑洞

Daydream发现了一个不得了的事情。
似乎出了什么问题一样,他梦中的东西,最后总会准确无误的出现在他的被窝里。
第一次发现这种奇怪现象是在两天前,那时他感到脚边似乎有什么东西,结果他掏啊掏的掏出了一只塑胶充气鸭子,就像为了让小孩子乖乖洗澡而放到浴缸里的那种一样——挤压它还会发出【叽叽】的叫声。
“??????”
Daydream发誓自己绝对没有在早晨玩塑胶鸭子的习惯,事实上他根本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有了这个东西,拿着鸭子陷入沉思的他完全没有注意到背后的CruX——
“童心未泯啊Daydream”
收到惊吓的Daydream条件反射的跳了起来,手不自觉的握紧,塑胶鸭子的惨叫声顿时回响在了整个走廊里。
“啥鬼?”
Axis从门后探出半个身子“减压玩具?”
“对对对对对对”Daydream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这两天太热了我总是心烦意乱的所以……”
“……有点吵,不要在半夜捏。”
留下这么一句后,CruX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转身自顾自的走了。
而昨天,他梦到自己在宿舍楼门前的草坪上看到一只兔子,结果睡醒的时候,他觉得脚下有一团软绵绵的东西,他一把掀开被子,是一只花色的小兔子缩在他的脚边瑟瑟发抖,嘴里还在嚼呀嚼。
“……靠。”Daydream愁眉不展的看着这只小兔子,可爱是可爱,但自己可没时间天天照顾它,况且以后要是再多些猫猫狗狗,用不了多久宿舍里就能开个动物园了。
“……你哪来的兔子?”
操控室,Oracle同样对此事大惑不解,这是他已经对这件事情有点预感了——但比起说实话,还是编个更合理一些的理由混过去更加适合——
“楼下捡的。”
“……你搞笑吧,我两分钟前刚从楼下回来。”
“楼下草那么高,你没看见那会儿它可能在哪躲着呢。”
“可是我也没看见你啊……?”
“你倒是回个头啊!”
“……好吧。”
谢天谢地Oracle终于让步了,她把兔子放到一个空纸箱里,对这件事没再过分追究下去。
……所以现在怎么办?
不睡觉了显然肯定不行,就算他能接受阳光,可三天不睡觉就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不盖被子了?似乎是个好主意。
但他醒来的时候,惊恐的发现被子还是盖在自己身上,这回身边的谜之物体有点大……等等,这不是Crocus么
想了想,他昨晚确实梦见了Crocus,并且和这家伙追跑打斗了大概半个梦——原因是对方弄丢了自己的电吉他。
现在这货横在他身边睡得贼香甚至还在床上流了一大摊口水。
他条件反射的望向墙角——他记得是把它放在了这个位置。
“卧槽,我电吉他呢?!”
理所当然的,Crocus被吵醒了,两个人面面相觑了三秒钟之后——
“槽,你(我)怎么在这?!”
“你梦游了吧!”Daydream先发制人,他知道Crocus性格老实,而且一向拿他这个哥没办法“这是我屋!绝对是!”
“可我没有梦游习惯啊……”Crocus一脸委屈“而且你看,屋子门还锁着呢……”
“那你就是翻窗户进来的!”
“哥,这里是5楼”
“……不管怎么样反正你就是进到我屋里来了。”Daydream正色“而且你还把我的电吉他弄丢了。”
“我冤枉啊……”Crocus百口莫辩“我发誓我真的没有——”
“好了好了好了出去吧出去吧。”Daydream不耐烦的挥了挥手“没事别总来我这烦我。”
“……??????”
打发走了Crocus,Daydream瘫回床上开始思索接下来怎么办。
照这样下去,这回是Crocus还好说,万一他哪天梦见Hemisphere要怎么和她解释?或者更惨,紅,然后自己还在梦中就直接被碎尸万段???
还有如果自己刚巧梦见去厕所,那么被窝里会不会出现*#@&???
或者梦见战斗,然后醒过来发现被窝里一摞敌人尸体?
……
太可怕了。
……
这次的梦里,他去了AREA184遗迹,意外的是,他这次似乎知道自己正身处梦中。
“这东西要是再出现在我被窝里我直播吃*#@&。”
用脚指头想也知道,遗迹中心的巨炮太过庞大,把它塞进被窝里简直是无稽之谈。
……
奇怪,这次他感觉自己躺在一个又冷又硬的东西上,相比起床一贯的柔软和温暖感来说相去甚远。
等等……?!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悲痛欲绝的发现自己现在正躺在AREA184遗迹中心的巨炮上,稍稍一动就有可能掉下去,而且更让人气愤的是,他身上还盖着那床被子。
没错,某些意义上来说,遗迹中心的巨炮确实出现在了他的被窝里。
我的内心波动十分剧烈,甚至还想直播吃*#@&。
幸亏这地方可能由于什么奇奇怪怪的原因一年到头见不到太阳,不然他就要享年20岁了。
“……?”
AREA184怀疑自己眼花了,如果没看错的话,好像有床被子在炮上面???
被子里好像还有个……人??????
……?????????
“救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Daydream也发现下面有人,尽了自己最大的嗓音去呼救——差点把喉咙喊破了。
“你怎么上去的?”
AREA184顺着下面的建筑物上到一个离他最近的平台上,两个人至少能听清对方说话了。“怎么还带着被子?”
“这个一时半会我也讲不清楚……”
“你就讲,我尝试听懂。”
于是Daydream就把这两天的血泪史复述了一遍,边说边看着AREA184掐自己的大腿拼命忍笑。
“笑吧我不可能对你怎么样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喂喂喂别光顾着笑了啊帮我想想办法……”
他无奈的看着笑成一团的AREA184。
“首先恭喜你,你可能要学会传送了。”可能因为笑太多,AREA184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怪怪的
“可是这样算哪门子奇怪传送啊啊啊啊啊啊……”
“我要是学会传送了,我就直接把Freedomdive传送到河里,反正她不会游泳。”
“你到底是有多恨她……还有别说这些了,你就把我弄下来就行……”
“……我又没翅膀怎么弄你下来……”
“你二状态不是有翅膀吗?”
“醒醒那时候我六亲不认就知道打人。”
“那咋办啊……”
“而且就算我把你弄下来,你怎么出冥河的界?我信你,但Entrance可不一定。”
“那我岂不成偷渡人口了……”
“说起来啊,你不如在睡一觉,说不定就传送回去了?”
“对啊!”Daydream恍然大悟“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
“184你坑我——!!!!!!”
他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陌生的走廊里,如果说传送到遗迹还能找到她们这些守护者,那这边真的是举目无亲了——等等?
“你什么时候在这里睡觉的?还盖个被?”是一脸大惑不解的透明热“还有这关184什么事?”
“透明热?”
“啊?”
“你怎么在这……不对这是哪?”
“你是不是傻,这是咱们永昼总部走廊好不好……还有你被子里这个……”
沿着她的眼神看去,他发现自己的被子里有个东西露出一角
“紅!别找了你刀在这!!!!”
“……?!”
这一次,Daydream连被子都没顾上拿,连滚带爬的从走廊跑了出去。
……
“我当然不会认为你拿了我的刀就为了抱着它睡觉。”紅的语气里满是无奈“而且哪个傻子会想抱着一把没刀鞘还这么大的刀睡觉?”
会议室里传出一片哄笑声,此时的Daydream恨不得把自己直接传送进焚化炉烧掉算了。
“所以啊绝对有什么别的问题。”Flare bird of Scatlet Prism点了点头。
“……你是说,那塑胶鸭子还有兔子都是你被窝里自己冒出来的?”
“被窝里还出现过Crocus是吗哈哈哈哈哈哈”
“……啥,你跑到AREA184遗迹去了还能活着回来???”
“Daydream你被窝是个黑洞吗?!”
“……好了好了。”Hemisphere压下议论纷纷的众人“不如你现场给我们表演一下?”
“这么多人我哪睡得着啊……!”
……
经过一番惨无人道的测试之后,Daydream换了一床被子,之后这种事情再也没有发生过。
而原来那床被子被装到了一个铁盒子里,打上标着███-██-███的标签封存起来。
“生活终于正常了……”
回到房间的Daydream长出一口气,眼睛不经意的扫到墙角空出的那个位置——
“黑米!把那个被还我!我电吉他还没拿回来呢!!!”
                               Fin

其实个人的那篇半球奠文和后面曲拟文的世界观也能接上了,在另个文中每个人都得到了弥补她们上一生缺憾的能力
Hemisphere获得了在势力内就不会收到任何伤害的能力
紅以发狂为代价换来了一击必杀的能力【仅对Hemisphere无效】
而Oracle直接放弃了看到他人生命的能力,虽然可能有些草率了,但却能避免不必要的悲伤和绝望感。
但鉴于图片被压成了狗没多少人看到所以……【碎碎念】

……对Lofter的压图以无力吐槽

这是最后

这里是第二部分

我真的不是故意分3篇来发的.jpg
如果想看这篇文请从这一个看起这里是开头.jpg

明明6月28日是半球祭日现在我才想用这个由头写文emmmmmmmm在纠结到底要不要写